秦金生学术报告

来源:威尼斯登录网站平台发布时间:2011-01-05 03:35:24访问量:6

主持人:我们非常有幸邀请到台湾著名政治家、亲民党秘书长秦金生先生,给我们做报告,报告题目是两岸关系的过去和未来,秦金生先生与我们南京比较有缘,他出生在南京,昨天他被南大聘为台湾研究所研究员,今天走马上任,为同学们做学术报告,他1971年毕业于台湾海洋大学,后读公共管理,进入国民党中央党校,之后从政,一方面从政,一方面继续工作,担任台湾教育学院的硕士学位,首先在国民党系统救国团体里面担任国民党党部,为了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一方面工作,一方面学习,写了很多政论的文章,在两岸关系方面,坚持九二共识,主张两岸交流,现在在台湾,有很多政党,有两个党承认一个中国,其中亲民党主张和平统一,但是国民党刻意回避,淡化一个中国原则,在重大政治立场方面,亲民党是最坚定的主张统一的党派。两岸关系的演变中,做出解读和分析,现在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做学术报告。


秦金生:尊敬的各位领导,在场的青年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来台研所与各位教授,同仁,中国大陆最优秀的青年学子讨论,非常感谢刚才崔老师非常完备仔细的介绍,见到大家我感到非常亲切,很多关心师长,我们也要善尽职责,我非常荣幸成为南大的一份子,我在南京出生,金生,就是金陵出生的意思,我两岁跟父母到台湾,我一直没有忘记我们是中华民族的一成员,所以当我有幸来到南京大学,南大校歌,“大哉一诚天下动,如鼎三足兮,曰知、曰仁、曰勇。”校训“诚朴雄伟,励学敦行”,朴实无华,非常敬佩老校长,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以我们做事的方法要诚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所带给我们的希望符合我们传统的精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一个伟大的文化,有一个伟大的规律,我们文化的根源在于五千年前,黄帝时代天人合一,天下为公。此精神在孔夫子在儒学的时候,强调人,中华文化三个主体构成,儒学,道学释学。墨子强调兼爱,老子的道德经,老子,庄子,怎么样体察到放松自我,当我们变成蝴蝶的时候,物我相对,声明的无常,所以中华文化中在两岸关系的发展中,所以我们知道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礼仪之邦对教育非常重视,未来两岸交流文化是重点,在前沿中,我们有非常丰厚的文化基础,我也特别谈到,就是在大陆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年台商进驻大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国统会,1990年正式成立,当时就是由宋楚瑜召集人,来推动大陆统一,两岸关系就是有统一的基础,老兵回乡探亲,国家统一纲领是重要的法律依据,当法律中说大陆和台湾都是统一的一个中国,台湾国统纲领也有积极意义,两岸中非常重要的点,海基会海协会会谈形成了九二共识,各有各的看法,但是双方创造性的磨合,也是可以接受的结论,需要时间,双方都要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认识各有不同,但是一中各表,是在此后形成的共识,最近国民党问民进党对九二共识的看法,他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存在,大家花了很长的时候缔造了一个大家可以共同接受的认识。闭门会议,怎么样解决两岸协议,汪道涵,在九二共识后形成的里程碑,在1992年美国一个高官,非常知名的学者提出,两岸形成一个五十年不变的协议,中国形成五十年不对动武,台湾不搞台独。


在当时主流民意是主张统一,只有一小撮台独分子主张台独,这样做也是为了凝聚他们的选票和政治利益,在2008,亲民党在各个政党中基本看法,亲民党率先提出正式白皮书,我们觉得以九二共识为基础,建立两岸和平的协议,在台湾中亲民党是非常明确,对历史使命感,宋楚瑜,他对于中华民族的责任感,亲民党在台湾是第三大政党,大家是选举产生的,为什么成为第三大党呢,原因在于我们一直主张大陆和台湾合作,我们去大陆的很多书店,看中华民国史,上面写,当时国民党在六大坚持一党专政,使国共两党合作失去了基础,让我们有很多感慨,在台湾的主导力量,所以我们在2004年亲民党希望在台湾通过正式谁执政都不能改变,商议海峡两岸。国民党未通过,有其想法,经济架构,协议,。但是没有两岸的协议,没有通过,当时,陈水扁先生讨好其支持群众,两岸关系紧张,受不了陈水边的挑衅,怎么样制衡民进党,国民党一直认为,当民进党糟糕时,可以轮换执政,通过一颗子弹,陈水扁再一次执政。2004年总统大选,连宋配合,陈水扁靠两颗子弹,透过媒体的轰动,选情逆转,陈水扁当选台湾总统,连战与宋楚瑜搭档选举那次如果没有那次意外很可能就获胜了,那次如果胜选,两岸关系会走向缓和,在2000年,宋楚瑜本来遥遥领先,但是李登辉怕宋上台,我们在政府里当政务官,那是百姓的事就是我们的大事,我们真正为人民办事,很得民心,当时李登辉很怕宋楚瑜当选,于是新票案,国民党要编造罗织宋楚瑜的罪名,虽然后来宋根本没有贪污,但是那时对宋的声望打击很大,后来证明是其污蔑,之后宋楚瑜又恢复声望,接着李登辉等又放出风声,他说宋已经出局,如果不想投陈水扁的话,就把票投给国民党吧,又请马英九出来发布消息,说宋已经出局。


但是结果出来之后,发现连战得票数低于宋,如果当时投票都集中给宋楚瑜,很可能会胜出。非常遗憾,基层都在动摇,当时基层都认为,连宋配很有希望胜利,加强基层,拜票工作需要做,但是他们都不回应,都认为胜利在券,我说如果失败了怎么办结果是最后只差28000票。当时,麻痹大意,他怕我们做的太多,所以想让我们各自做自己工作,不希望亲民党牵扯太多,2004年的机遇又失去了。我们看到,在2004但是人民都很悲愤,要求彻查子弹案,要求彻查,至今未果。我们一直在总统府抗议,国民党也不是很在意在这场选举中失误。大陆对台分两派,一派是和平派,另一派是强硬派。在2002年希望宋楚瑜出面,要求陈水扁对社会保证不推动法理台独,大家非常清楚当时陈水扁和宋楚瑜会面,陈水扁请宋楚瑜改善下两岸僵持的关系。亲民党和民进党主导了两岸的关系,国民党被边缘化,他宣传宋楚瑜和绿营合作,说宋楚瑜和陈水扁勾结,大逆不道。研究两岸学者的人也认为,是宋楚瑜制止了两岸的一触即发的冲突。


陈水扁先生心里也不高兴,国际的台独势力他们也不高兴,所以就给了陈水扁压力。陈水扁后来在观念上改变,我们就在想是不是他的两颗子弹被美国的CIA掌握了,因为美国得中央情报局CIA是专门掌控全世界领导人的负面消息的。后来我们才知道,陈水扁在还没卸任之前,他的贪污案就爆发出来了,他在海外的资金已经被国际组织被美国的CIA掌握在手里了。他们威胁陈水扁说“假如你要是跟大陆走得很近的话,我就要公布。”两颗子弹是政治性的事情,如果真有贪污的钱被人家掌握的话,那他就要马上下台。因为在台湾人看来,这样贪污的总统在道德上和人品上有重大的缺陷,台湾是不能够忍受也受不起的。


连先生4月29号跟总书记见面,签署胡连会的一些论讨内容。后来,宋楚瑜先生也到大路上来访问。宋先生是5月5号启程,5月12号到的大陆,跟总书记见面并签署了胡宋会十点的结论。2004年连宋两位主席到中国大陆上来可以说对两岸的高层的交流开启了新业,也是一个新的里程碑。这就是我刚刚为什么说扁宋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点,一方面帮他在台独路上踩了刹车,二方面,让两岸的高阶可以直接交流。2005年之前,因为没有成熟的时机,我们始终没有能够到大陆上来,但是我们日日夜夜怀念故国的锦绣山河,一直对长江黄河充满了憧憬。这就像我们温家宝总理想到阿里山去一样。我们毛泽东先生说过 “江山如此多娇啊,另无数英雄折腰”,的确如此。但是从2005年我们就有机会了。


因为宋先生要去跟总书记见面,并且需要签订一些关于两岸两党关系的重要协议,所以当时我于4月25号比他们更早就到了北京。跟国台办的陈云林主任、崔所长、朱老师,还有大家都很熟悉的孙亚夫先生、郑毅中先生他们大家一起来谈这件事。我到了中国大陆的时候,觉得大陆共产党一些干部认真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我们当时从台北绕香港到达北京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在北京的一家饭店被安置下来已是六点钟了。然后去钓鱼台宾馆用餐,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多点。七点半大家就上了会议桌,一直谈到谈到第二天早上四点钟。我们跟国台办的朋友们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研商出来的一个结论。然后又把它带回台北跟宋楚瑜先生作了进一步的确定。这个结论就是大家后来看到胡宋会宋胡会上的十点结论。


在宋楚瑜先生访问中国大陆第一天启程的时候,,因为有立法院,还有很多立法委员要开会,所以我留守在台北。当天晚上,宋楚瑜启程到西安落地的时候,我接到总统府秘书长给我打来的电话,他说,“秦秘书,抱歉,我们这个老板老是这样子,变来变去,可能他今年会批宋先生几句,但是你跟宋先生报告,你们也可以回批他,没有关系。”当时我在想,大家不是讲的好好的吗?这怎么搞的,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陈水扁他拜托我们帮他带话为什么又突然批宋先生呢?当时我们还特别讲,我们绝对不任何个人帮带话,但是我们会把台湾老百姓的心声带到中国大陆,让中国大陆领导跟中华所有的大陆相亲了解我们台湾老百姓对于两岸和平的渴望。我赶快给在西安的宋楚瑜先生打电话。我就说陈水扁他们可能要说一些负面的话,但是宋先生说我们也可以回批他。


陈水扁后来就是因为他的海外的资金贪污的钱被美国发现,被威胁,所以他才变了卦。其实这也是很可惜的。假如说不是美国威胁他,两岸的关系也许会有巨大的进展。后来陈水扁被关进了看守所的时候,我们听他周边一些比较亲近的人讲:他很后悔,当时听了美国人的话,把两岸关系又搞了回头路,他悔不当初。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在那个时候,大家都对陈水扁不满:觉得你怎么又要回去,又要去搞台独?你刚才不是说要改善两岸关系,为什么又要去发表不利于两岸的演说?原来是美国给他施加压力使他又返回来了。当然也有一些他内部的原因,他的国策顾问即弄台独的两个大将要辞职,男的叫,女的叫。我们本来都讲好,辞就让他辞。(但是后来美国的干涉他们又都回来了)但是那件事情因为陈水扁违反了他的信守。大家对陈水扁都很反感当时陈水扁跟宋楚瑜先生见面的时候,当着国际的媒体,特别送了诚信两个字给我们,但是他那个“诚”跟我们南京大学校训的“诚”是不一样。


那个时候另一件事情也让亲民党和宋主席受了伤。即我们在国会的席次受到冲击和影响变成第三大党的问题。但是我们觉得在两岸关系的关键时刻,避免两岸的军事冲突,缓解了两岸的关系,一个党跟个人的牺牲是值得的。


在中国大陆包括总书记他们都觉得是亲民党帮助陈水扁踩了刹车。我们两岸都需要安居乐业,冲突发展起来对大陆绝对没有帮助的,反而会影响社会主义建设的进程。


当时既然连宋下来了,马英九先生继任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提出希望在2008年,可以跟大陆签订和平协议,解除台海战事的潜在威胁。但是他却丢了一句话,即大陆要撤飞弹。这在我们亲民党看起来是最重要的。在2006年的时候,马英九先生他也表示在执政之后要签订两岸和平协议,但他没有说具体什么什么时候签,但是直到现也没人去积极推动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也就被推迟下来了。最近,国民党说问要民进党怎么样对九二共识?我们亲民党也要问一下国民党的这些朋友,就是说你们对于一个中国的立场是怎么样的?你对于两岸的未来和平发展,对中国统一,你的立场态度是怎么样?


2007年十七届的十七大的政治报告中也谈到两岸的和平发展路线问题。十七大五中全会当中特别强调的路线是稳定,把稳健的和平发展作为我们两岸关系的一个目标。在今年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当中,签订了两岸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在台湾叫做“X法”。这对于两岸的服务业,科技业,传空产业,都有其积极的帮助。现在在台湾,我们看到很多的大陆的企业界热烈密集的去台湾寻找投资的机会和合作伙伴,同时也看到台湾很多的企业家到大陆上来寻找合作伙伴。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大家非常希望在两岸通过合作来打造世界的品牌。中国大陆现在的GDP已经超过了日本,我们也确实希望两岸打造出属于我们中华的品牌来进军世界。


在两岸的关系的发展关系当中,还有一项也是重要的内涵,就是两岸论坛的举办。即“共产党中共中央跟国民党中央跟亲民党中央”的一个论坛。2005年5月12号胡宋会的十点结论,就有一项是要举行两岸的论坛。所以后来我们在五月份回到台湾之后,就积极地来策办。在9月的14号至16号就举办了定名是两岸的精英的一个论坛,这是我们两岸第一次举办经贸精英论坛,是正式的由党跟党所举办的一个高阶的论坛,这次论坛奠定了以后论坛的模式。例如,邀请我们大陆国家领导人跟亲民党或者国民党的主席做贵宾致辞,这个模式就一直沿用到现在。整个筹备工作是由以我个人为代表的亲民党一方跟中共中央、国台办来商量策办的。包括会议流程及其进程、主持人的习惯等。比如说,主持人是由陈云林先生、国民党秘书长、亲民党秘书长共同主持的。当时国民党内部有一些矛盾,就是他的主席后来换了人,原来的主席变成荣誉主席。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即开幕式、闭幕式被切割。他如果是主席主持,国民党主席主持,闭幕就荣誉主席,,我知道我们中央很头痛,但是共产党的却很有智慧,容忍了国民党,国民党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们的历程上面总共有八次的论坛,国民党办了6多,亲民党办了2次。2005年、2006年4月办的,2006年10月在台北,2007年4月在北京,2008年12月在上海举办。我要特别谈到是,在前四次都是经贸一类的论坛。但是后来大家觉得经贸谈的太多,其实文化教育和服务业也很重要。文化才是我们立国的根本,不能只是追求经济速度的,这对整个中华民族未来的发展是没有好处的。2009年7月11号在湖南长沙,那时吴伯雄先生任国民党主席,这是他任内最后一次参加讨论会,我们称之为他的毕业旅程。他是我们的校友,南大曾经颁给他荣誉博士的学位。在湖南那次之后,马英九先生兼任国民党主席(事实上,马英九曾经说不兼国民党主席的,说话不守信用)。另外,在2009年11月,我们亲民党又跟中共中央合办了一次关于两岸农业水利合作交流的会议,对农业水利专业领域来说,成果是相当丰硕的。


两岸论坛成为两岸交流的一个平台。我个人凑巧参加了第一次到最后一次。我要特别提到在湖南宴会的那次,我左手边坐的是周强省长,右手边坐我们教育部的袁贵仁副部长(3个月之后升为部长,他本来说要邀请我们去北京喝白酒的)。


在论坛交流之后,我们面临的是怎样把论坛内容落实的问题。为此,海基会和海协会多次召开会议,设法让论坛的成果落实。江丙坤先生和陈云林会长积极地推动这件事。举办江陈会,共6次。第一次在2008年1月,关于旅游的协议,即开放大陆的观光客赴台旅游。第二次2008年11月4号,在台北举行。陈云林一到台北就成为台媒体的焦点,民进党为提高其知名度趁机大造造势。(台湾的立法院在有电视机的地方打架也是出于此目的——提高知名度)。最后一次12月20号,台北圆山饭店举行,签订了两岸医疗卫生的一个保障协议。虽然有一些未完善之处,但是我相信将来会把它陆续完成的。


十七五中特别谈到要重视对两岸的文化的交流。我们也非常密切地关注“十七五”中的“十二五规划”的建议,发现其中一个变化是十二五计划中提出大陆经济结构的改变。这是非常有力的。因为不能主要依靠外资来促进GDP的增长,要自己主导自己经济的发展。在金融危机之后,大陆对于刺激公共的投资用了很多的力量,尤其在交通运输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交通是繁荣之路”,10万亿的人民币投入到铁路、公路、机场(铁公机)当中,这对于缩缩小城乡差距有益。但是不能仅仅依靠这些项目来真正改善人民的生活。此外,在十二五规划中,还提出要重视科技的发展和创新、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节能环保、策定改革开放路线等一系列的问题。。实际上,归纳起来,是怎样改善人民生活的问题。因为国家富有之后让全民怎样分享其果实是非常重要的。在两岸论坛、江陈会、一些故事和插曲中,大陆相亲赴台旅游跟台湾民众有广泛的接触,在接触中,大家彼此了解,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如信念。以音乐为例,邓丽君小姐、费玉清先生,邓丽君虽然过世15年了,但是她的歌如《小城故事》《何日君再来》《甜蜜蜜》,很多人还是朗朗上口。对大陆的音乐我们也熟悉啊,早几年的《老鼠爱大米》,还有连续剧《潜伏》,我们宋主席最爱看大陆连续剧,每部都看,包括在台上映的《唐山大地震》,对于它的亲情,取舍时内心的一个煎熬。在艺术方面,我们的校友过去有张大千、李叔同、有徐悲鸿。,张大千先生有在南大这边任教过,工作过。张大千是五百年一大千,有人说,你的画那么好,艺技那么高,你对钱的看法怎么样啊?他想了一下说,“钱是雅根呀(风雅之根)”。我们中国大陆当然也要富强了,没有钱是不行的,但是,不能完全追求钱,也不能完全没钱。徐悲鸿是两岸都非常熟悉的大师。李叔同先生后来变成弘一大师,他有一个戏剧化的人生,他的才情让我们非常尊敬,是两岸的共同价值。我记得弘一大师圆寂的时候,人家问他有什么遗言?他说了句“悲喜交集”。因为,人生苦短,人的生命的走完,,但是也有让他觉得欢心的事情。李叔同先生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唱的一首歌。其实,两岸有很多共同点,两岸对于和平的期望与发展、对于中华文化的重视都是一样的,就连现在两岸的高房价都是一样的。我在台北就在想,年轻人买不起房。主要是政治出了问题,大陆上一些主要的城市现在在实行宏观调控。


在台湾长期以来,以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作为建设的蓝图,三民主义有“民族民权民生”孙中山过去讲民生,认为三民主义是共产主义。2002年12月6号,胡书记在河北西柏坡时就特别提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两岸各有其特点。比如大陆的意识和力量集中,能保证政策的贯彻,快速的推动国家建设。这一方面在台湾和西方社会是不行的。例如,开一条高速公路,光是对土地的征收就要花很多的时间,很长的时间做准备工作。西方的很多国家政府因此而破产。应该说,西方有西方的好处,中国有中国的特色。我们应该找适合东方的、适合中华文化的、适合,做前瞻性的规划。无论如何,中华民族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但是我们不能只看到自己的,还要汲取西方的优点。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他的三民主义除了截取我们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之外,有西方文化的特点,有自己的创建。作为现代的知识分子需要有终身学习的观念。终身学习的重要性,全世界在1960年代就提出,但直到1990年代,我在省政府学校省训团培训处处长的时候,才在每个角落扩大的强调终身学习的重要。社会是需要学习成长的。


中国怎样稳健的发展,中华民族往何处去,我们需要从校训中充实自我,要求自我的进步。中国是有文化有理想的,我们强调“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张载先生要“为万世开太平,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也是南大校歌给我们揭示的意义。大家一起努力,为中华文化做贡献。因为我们学的是历史,历史是鉴古知今,还要能能开创未来,两岸携手连心为中华民族的振兴贡献心力。


今天给大家做一个两岸事实发展的经过,有些正好是个人亲身的参与,做的一个现身的说法,但并非是去批评那些人,只是让大家了解台湾也有有心人,有些人“志士仁人”,希望尽快把两岸的和平协议签订下来,两岸都是兄弟姊妹。今后大家有什么需要我们台湾给所里面,系里面做出大的,大家不要客气。


最后问一下大家有什么问题或者指教的地方。


1问:两岸的关系是否有逆反的可能?假如有一天民进党重新执政的话,两岸的“X法”“大三通”等交流是否会受影响?


2 两岸共同庆祝辛亥革命100周年,这将对两岸关系有何影响?特别是台湾内部将会怎样去解释中华民国在大陆的一个历史?


3国共两党认识的问题,国民党认为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而共产党认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政见分歧是否会对两岸统一产生一个很大的阻力?这个阻力是否有办法解决?


4国民党退居台湾后,岛内将其视为“外来人士”的偏见,台湾的新一代本土意识非常强,青年一代视自己为台湾人,这种思想上的分歧对统一产生的阻力?


5国民党上台后,马英九的“不独不统不武”是否是一种争取民众支持的杠杆?怎样理解?


6是否认同中国的统一根本在于对中华文化的认同?


7您回到南京的感想?


8亲民党应怎样利用自己的超然地位做特殊贡献?


9在台湾两党制越来越浓厚的条件下,亲民党如何避免边缘化?






答:大家好像更多的是关心两岸的发展问题。其实,每个社会各有其特点,我们到大陆来,看到的是其正面的一面,其实每个社会都有其负面的问题。台湾是保存中华文化最完整的地方。但是在接触过程中我们看到大陆对文明文化建设的重视,中国大陆一旦开路定向之后,他就会持续去推动,我相信,未来大陆上对文化的内涵也会非常重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呈现良性的发展。就像它过去经济落后,现在经济发展好了一样,国家富强之后,我们减免农业税,免费义务教育。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青年志愿者“我参与、我奉献、我快乐”,志愿服务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大陆上优秀年轻人的成长就是新中国的动力。所以不要悲观,社会发展需要时间。


对于两岸关系逆转的问题,我基本可以断言,两岸的关系发展到现在,都更了解、更成熟、更有智慧来处理两岸问题。


我们对于当今执政党国民党马英九的“不独不统不武”的政策的看法是有保留的,亲民党看来建立在台湾不独基础上的大陆不武。至于不统,如刚才那位同学所讲的国民是不是那么重要,我们看周朝387年,隋朝35年,,宋朝320年,明朝277年,清朝268年,在今天,我们不会太在意这些王朝除了其国民,其它的在我看来都是断代的,两岸关系的发展如果倒退,对双方都不好。文化是立国的根本.中华 文化的深厚内涵西方式无法跟我们比的。我觉得,文化是未来我们接轨的地方。所以不要对社会悲观。关于本土化的问题,我觉得是政治运作上出了问题,例如台北的房价在一两年内升高。陈水扁废除国统会,但国民党上台后并未着手恢复,台湾无所谓本省外省,都是历史上的民族大迁徙,宋主席就认为自己是“在台湾打工的湖南人”。所以这要看政府的回归,是要回归大中华还是他在默默地私下延续自己的权位。这也是亲民党有所保留的原因。




亲民党作为一个超然的政党的优势:尽快签订两岸的和平协议,在“法理中”框架中继续为两岸的交流做贡献。世界潮流历史的法则是浩浩汤汤,古人说:“得民心者得天下”。


回南京,我很高兴,感谢南大的老师让我有机会跟南大结缘,既是对南京大学的不解之缘,也是对中华民族的不解之缘。在我们心里面,一直觉得自己是中国人。我们绝对不会做汉奸,要致力于文化的弘扬和中华民族的振兴,我们要有我们的远见与高度。

返回原图
/